用户: 密码: 注册

第1276章 送往西陵的衣冠冢

    第1276章 送往西陵的衣冠冢

    夕阳如血,映照在风酒酒的脸上,此时她已经没了气息,但脸色反而慢慢变得红润,只不过身体越来越冰冷。

    苏清影哭的很伤心,紧紧的抱着她不愿意放开。

    叶舟站在她身边,想要说些什么安慰一下这个女人,最后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从认识到现在,风里雨里,经历多少磨难。

    叶舟还从未见过她哭的这么伤心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十几分钟,确认面前的好闺蜜永远也醒不来了,苏清影的情绪才平复了许多轻轻的将她放下,然后理了理她有些乱的秀发。

    眼神呆呆道:“叶舟,这不是真的,对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。”叶舟这一次并没有安慰苏清影。

    这女人极容易将心事藏在心底,叶舟宁愿她哭出来,然后迅速解脱,也不愿她一直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次他没有安慰,说得很直接。

    “每一个人来到世上,都有他要去做的事,无论事情大小,无论年限长短。”叶舟蹲下,将她轻轻揽入怀中道:“生老病死,人之常情,我们阻止不了。唯一能做的,便是将她入土为安。”

    苏清影靠在他怀中,感受着这一抹温暖,轻轻点头:“我知道的,也想的明白,就是有些不舍和不甘。”

    “她自幼命运多折,长大了爱一个人而又不可得,纵名声传遍天下,美色冠绝苏海,那又怎么样?到头来,却只有我们陪在她身边。”

    说着,苏清影吸了吸鼻子道:“我想给她办个丧礼,立坐墓碑。”

    叶舟闻言点头:“嗯,的确如此,古人有法,去世三日不下葬,供后人香火吊唁,但风姑娘临终前的遗愿,是将她活化,带她去找祝修缘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听她的。”苏清影点头:“但丧事该有的流程,都得有。要不然我担心她轮回不了。”

    叶舟闻言内心摇头一笑。

    显然风酒酒的离开对苏清影打击有点大,都开始相信鬼神之说了。

    若真有轮回,那每个人不都有前世了?

    前世和现在,那到底是两个人,又或者同为一人?

    不过,对于风酒酒的事,苏清影的话语权最高,趁着夕阳,叶舟放下行囊,出去寿材店开始张罗。

    既然要按照寻常的习俗来。

    那清香、黄纸、棺材、唢呐礼乐可不能少的。

    至于宾客,姑且就算他们两把。

    苏清影则是将风酒酒抱进了屋子,给她仔细打扮。

    按理说,人对于死者多是有些恐惧的,可这都只是片面罢了,当你看到曾经一起说说笑笑,陪伴已久的那个人,突然之间就安静的躺在这里,不能说话,没有呼吸。

    你便顾不上害怕和其他,只想再多看她一眼,仅此而已罢了。

    黄昏之时,叶舟已经找来了不少人,买了一口金丝楠木棺材,将风酒酒风光下葬。

    而后,又命人刻碑石立于江北小筑老桃树下,铭文曰:苏海风氏酒酒之墓。

    而后便是上香吊唁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修武者,熬了一个通宵守夜,还能支撑得住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早,江北小筑内早已搭起了高高的柴堆,风酒酒一席红衣置于高台之上。

    按理说人死棺葬,但她有遗言,要火葬。

    所以,昨日下葬的是衣冠冢。

    “时间差不多了!”叶舟看了苏清影一眼,手中火把正准备点燃。

    “让我来吧!”苏清影长舒了口气道。

    叶舟有些心疼的看着她,最后还是将火把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苏清影走到跟前,轻轻一叹,放下火把!

    瞬间,火势撩撩而上,一切都化为了飞灰。

    收拾了整整一天,又顺带给风家传了个消息,两人便扶柩前往西陵。

    苏清影本来在江北还有很多事要处理。

    随着叶舟来跟风酒酒叙旧,也只是一时兴起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。

    她便亲自抱着骨灰盒前往西陵。

    按照她的说法,要送自己好朋友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而且消息传回风家之后,江北小筑必定人满为患,她也不想再去那个伤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至于风酒酒的香火以及江北小筑是否会荒芜。

    则完全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她毕竟是南海剑神之女,但凡风家还存在一天,江北小筑也会干干净净,香火不绝。

    而且不仅是风家,还有祝家这边也会命人过去小筑外围常驻。

    可叶舟和苏清影不知道的是,在前天风酒酒殒命的那一刻,遥隔千里的西陵兰若寺中,几乎同一时间,祝修缘的心口猛地一阵绞痛!

    他此时身着袈裟,手持木槌,正在诵经礼佛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殒生蛊发作越来越厉害了!

    之前刚刚躲过了第十次发难,他才轻松一些,现在正在恢复期。

    可刚刚那一瞬间,他的心仿佛都要碎了!

    卡擦一声!

    手中的木槌被他直接捏碎!

    他目眦欲裂,浑身颤抖,紧抓着自己的胸口,呼吸猛的变得非常急促。

    豆大的汗珠从他头顶滑落。

    祝修缘却置若罔闻,看着面前的木鱼,喃喃道:“又要来了么!这一次——不知道躲不躲得过!”

    那一阵绞痛越来越强烈,祝修缘却并不挣扎,他甚至有些解脱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看着前面霞光万丈的佛祖,眼神中却浮现出了一道倩影。

    “酒酒,若有来生——噗!”

    他一句话还没说完,猛地一口鲜血喷出!

    随后剧烈跳动的心脏仿佛骤然而停!

    而他吐出的那口鲜血竟然是黑色的,映在地上,甚至散发出了浓黑的青烟!

    在心脏停止的这一刻,祝修缘瞳孔猛然睁大!

    明明之中有着的联系在这一刻轰然断裂!

    一股莫须有的悲伤从他内心浮现!

    痛!

    痛彻心扉!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是身体上的折磨,那现在就是神识上的痛!

    比死了还要难受!

    甚至,他能听到体内的殒生蛊在悲鸣!在愤怒!在哭泣!

    而这一切仅仅就在一瞬间便消失于无!

    随后,一股极其轻松的感觉袭遍全身,仿佛一下年轻了二十岁!又回到了当初意气风发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自从接过殒生蛊之后就从未有过。

    但现在竟然都回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