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  默认

2.钱、衣服和武器(1/2)

老枪酒吧,在这个雨夜里,气氛凝滞到了极点。

灰白色头发的年轻人已经站了起来,左手里拿着一把枪,指着不请自来的赛伯的脑袋,在场的人都很清楚,这把枪不是用来吓人的,里面真的有子弹,而且伯恩真的会开枪,之前他说的那个失踪的人并不是在吹牛,虽然人不是他杀得,但他好歹也做了个帮凶。

你要知道,杀过人和没杀过人的区别是很大的,赛伯抬着头,看着眼前的枪口,有一丝颤抖,看上去持枪的人有些激动,这也难怪,毕竟只是个小年轻,他的脸上还有一丝稚嫩,大概也就20多岁,还有没刮干净的胡子。

自己20多岁的时候在干什么?

赛伯的眼神跳动了一下,然后是一股无法形容的头疼冲上大脑,让他放弃了继续回忆的想法,唯一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是,那时候的他,握着枪的手,可不会抖。

“嗨!混蛋,不要在我的酒吧里惹事!滚出去!”

克里斯蒂安老爹看到伯恩拿出了枪,心头一紧,放下玻璃杯就开始咆哮,但伯恩理都没理他,只是死死的盯着赛伯,科尔扭头朝老爹骂了一声,

“闭嘴!老头,没你的事!”

“你说科尔的刀伤害不了你!那这玩意呢?”

伯恩咬着牙挤出了一句话,为了加强这句话的气势,他将手指放在了扳机上,他希望从赛伯的脸上看到一丝表情,不管是惊恐,还是愤怒,如果是求饶就最好了,这能让出身并不怎么好的伯恩感觉到一丝特殊的快感。

但没有!赛伯的眼神没有什么变化,面对伯恩,他靠在椅子上,让那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心脏,然后低声说,

“一把枪?不错不错...这倒是一把好武器,你们知道的,一把好武器需要经过良好的保养才能焕发出自己的威力和锋芒,最重要的是,你得学会如何正确的使用它...”

“你什么意思?杂种!”

科尔一拳砸在赛伯脸上,年轻人的脑袋被打的偏向一边,再抬起时,已经有了一丝血渍,赛伯动了动嘴巴,感受着嘴里传来的血腥味,那种熟悉的味道,让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,每一个毛孔都在嘶鸣,都在尖叫,但他得压抑它们...很快就不用了...

“我的意思是,开枪之前,你首先得确定你打开了保险!”

这句话让伯恩的眼神一变,也许是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这一点,也许是因为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,总之,他的目光转向了手里的左轮枪,不到1秒,他就意识到,自己又被耍了,因为这把杰米交给他的枪,根本没有保险!

“该死的...”

“砰”

伯恩叫骂的话还没说完,刚才被科尔揍了一拳毫无反应的赛伯就像是一头猛然惊醒的老虎,跳起的身体侧开一边,铁钳似的左手一把抓住了走神的伯恩的衣领,狠狠向下一拉,领口传来的巨力让年轻人发出了一声愤怒的惊呼,但他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朝着牌桌倒了下来,赛伯的另一只手在桌子上一抹,高高举起,狠狠向下一刺。

下一刻,寒光闪过,鲜血飞溅,伯恩撑在桌子上的那只手掌上,多了一件东西。

科尔的匕首,在赛伯的手中齐根刺穿了伯恩的手掌,直刺入桌面,齐根没入。

“啊啊啊!”

如同受伤的野兽一样的痛呼声响彻了酒吧,在痛苦的催发下,伯恩下意识的就要开枪,但手里没有了,武器!没有了!被夺走了!

“杂种!”

科尔从旁边窜过来,双拳握紧了,就要给这个黄种人一个教训,但下一刻,伴随着赛伯的转身,一个冰冷的东西抵住了他的脑袋,还有那张笑容从来没有变过的该死的脸,嘴角还有他刚刚揍出来的血渍,看上去有些狼狈。

不过四目相对,科尔的愤怒还留在眼睛里,而赛伯的眼睛里,只有一片毫无波动的神情,搭配那个温和的笑容,扭曲!绝对的扭曲!

而且正如他之前所想,他持枪的手,很稳。

可怜的绿发小混混,他的表情都没来得及变化,然后...

“砰”

枪响,人倒。

科尔被打碎的脑袋高高扬起,整个人就像是失去了所有支撑,向后栽倒在了地板上,鲜血混杂着白色的东西,就像是被淘气小孩打开的水龙头一样,洒的到处都是。

时刻关注这一块的克里斯蒂安老爹同样被吓了一跳,他下意识的就从柜子里抽出了自己的老春田,对准了赛伯,大喊到

“见鬼的!放下枪!混蛋!”

赛伯根本没有理会激动的老爹,而是带着一丝嫌弃的表情将自己沾满了鲜血的黑色卫衣脱下来,扔在一边,他精赤着上身,穿着一条可笑的,被海水和雨水完全打湿的睡裤,扭头看着最后一个红头发的家伙。

先看到这里,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,点击这里报错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
他们都在读: 异世田园冥婚霸宠:病娇龙夫太难缠少将大人,轻点撩!早安,薄先生明星班主任天下第一国师是万男迷[穿越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