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  默认

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功在千秋(1/2)

“进攻!”

整条战线的后方,人族进攻的号角声齐鸣,无数甲士突刺而去,将最后的一片晶石阵磨灭,两翼到处都是人族的人马,异魔军队被一步步的挤压、吃掉,甚至数十万龙域甲士在龙骑编队的护卫下迂回到了晶石阵的北方,形成了前后夹击之势。

而此时,至圣道台上,樊异茕然独立,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盟友,来自天行大陆的鬼帝秦石已经驾驭王座远遁而去,而幻月大陆的本土王座铸剑人韩瀛也已经一如往常的逃之夭夭了,此时的樊异内心应该是异常绝望的。

“集火樊异!”

林夕燃烧着最后的山海灵气,驾驭白泽法相冲到了至圣道台边缘,瞬间就是剑垂星河+剑刃风暴+黎明之刃等一套技能狂轰滥炸而下,再加上一鹿、神话、风林火山等其余公会精锐玩家的集火猛攻,顿时樊异的血条飞速直下,远超想象。

此时的樊异,燃烧了王座的力量作困兽搏杀,最终失败了,败在了低估了天下的人心,败在了大势上,人族四岳与龙域联手,再加上全天下宗门的同仇敌忾,这已经注定樊异的败局了,而失去王座之后,樊异此时不过是一个修为不俗的儒家贤人罢了,再也不是那高高在上的王座了,所有的属性、光环加成都已经一一褪去。

……

“没有想到啊……”

他拄着野猪剑,孤零零的站在至圣道台上,承受着诸多方向的集火,甚至就连空中的苏拉也劈出了几道剑光来助助兴,一时间樊异的身上不断出现一缕缕骇人的伤痕,衣衫破碎、血骨淋淋,几乎都快要站不稳了,“哇”的吐出一口鲜血,血条就已经只剩下不到3%了。

“要结束了。”

我缓缓迈步上前,提着双刃,身后则跟着林夕、偃师不攻、乱世奉先等人族玩家中的佼佼者。

众人默契的停止攻击,却只见樊异摇摇欲坠的跪坐在了至圣道台上,道台上不断浮现出一缕缕金色文字,但却再也无法反哺樊异的身躯,王座破碎,樊异与天地气运之间的直接维系已经一并失去了,他耷拉着脑袋,手中扶着野猪剑,歪头看向我,神态惨然,笑道:“欧阳陆离,你终究是赢了。”

“未必。”

我缓缓向前,道:“但至少这一刻,你樊异是输了。”

“嘿……”

他嘴角一咧,露出一抹惨然微笑,道:“所以,现在是胜利者对失败者最后的宣言时间,对不对?赶紧说吧,我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
此时此刻,不用我们杀,樊异的血条依旧在不断的往下掉,失血太多、灵墟崩碎,他的整个身躯都在不断崩溃的过程中,根本不用我们动手了。

“我不想说什么,你有什么想说的?”我问。

“想说的?”

樊异跪在地上,抬头看着我,怅然笑道:“需要说什么?成王败寇,输了就是输了,可惜啊可惜,原本我还有许多宏图,原本……我还想给文林中的那群老夫子来点惊喜来着,现在看来没必要了,人间的儒家读书人终究是输给了兵家的莽夫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我皱了皱眉:“你说我是兵家?”

“别装傻了。”

樊异一声嗤笑,道:“你流火大帝南征北战,与人族元帅有什么区别?兵法、兵势、兵谋、兵阵,你欧阳陆离哪一个没碰过?况且,获得兵主蚩尤神魂认可的人,你竟浑然不知自己早就是兵家了?啧啧,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,真是恶心至极。”

“没你恶心。”

我目光淡然,对着身侧的林夕轻轻抬手,顿时林夕欣然将手中的大天使之剑递给了我。

“怎么?”

樊异抬头看向我,笑道:“龙域之主想亲手送我小樊最后一程?”

“嗯。”

我点点头:“人生一程,相逢已经不易,你樊异做了那么多事情,我不送你一程的话也实在是对不起那些因你而死的人。”

他扬起脖颈,仰头轻笑:“来吧来吧。”

说着,他竟流下两行泪水,看着天空,喃喃道:“老头子,你临死的时候还在教诲我制怒,要我温良恭俭,可我樊异天生就不是一个会去克己复礼之人,老头子啊老头子,你收错了徒弟咯,若是有下辈子,我樊异还愿意当你的弟子,追随你四处游学,或许……”

他闭上眼睛,泪水横流:“下一次会乖乖听您老人家讲那些道理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我皱了皱眉,手中大天时间化为一道烈光横扫而过。

“做作。”

下一秒,“啪嗒”一声,一颗头颅从樊异的脖颈上滚落在地,被偃师不攻上前一脚踏碎,啐了口唾沫:“呸,真恶心,最后忏悔给谁听?”

先看到这里,把此书加到书签章节内容错误,点击这里报错
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
他们都在读: 穿成炮灰白月光真武狂龙都市极品小道士平步青云(骑鹤人)绍宋校花的终极护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