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: 密码: 注册

第三十四章 丑乌盆

    按照原着,耿一、耿二就是凶手了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李伟过去杀了耿家兄弟,副本应该会早结束。

    但李伟想想,还是谨慎一些,跟着剧情走。

    很快,公差潘成拿着乌盆,匆匆奔向衙门。

    乌盆中有遇害者杨宗富的冤魂,把冤情告诉了潘成,所以潘成赶紧带着盆儿去找包公。

    但第一次进衙门,冤魂因为没有衣服,不肯出来,第二次则是惧怕门神,不敢进门。

    倒霉的潘成两次没能召唤出冤魂,被包公狠狠地打了两顿。

    潘成只好给杨宗富买了衣服,又买香祭了门神,冤魂才能在大堂上出现,向包公了原委。

    原来杨宗富是在途中寄宿耿家,被耿家兄弟所杀,死后放入瓦窑烧成灰,骨灰混在乌盆中。

    这是个悲伤的故事,但因为一只又歪又丑的,只能被人当溺器用的瓦盆,而又变得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民间创作者的这种低俗幽默,暗合黑色幽默的特征,不算复杂的乌盆记才成为包公的一桩经典公案。

    包公听完,拍案大怒,马上命董超、薛霸、张千、马万、潘成、柳旺六名公差前去捉拿耿一、耿二。

    李伟看了十分钟的剧情,终于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看到公差,耿家兄弟知道不好,奋力拒捕。

    这两兄弟虽然白天烧窑,晚上业余做贼,但并不简单,照所写,他们可是装备着长枪和衣甲的。

    六名公差虽都比较勇猛,但短时间内也制服不下凶徒,这也是简易难度下,给玩家留的机会。

    李伟召出部下,也不客气,将耿一耿二的最后一击,都抢在手上。

    没有其他玩家跟自己争,就是舒服。

    而且这只是包公案的第一幕,轻松过关并拿下九品奖励,并没悬念。

    “通关达成,奖励经验1000,广南香一柱,开启第二幕:‘曹国舅’,本幕场景难度提升。”

    广南香,是词话本中,包公最爱用的一种香,让李伟惊讶的是,系统奖励的这柱香,标明为九品。

    在商店里,李伟只能买到无品级的杂牌香。

    看看包公的第二幕,要求15级才能进入,有些遗憾了。

    李伟再望向另一边,还是没有新的队伍进白龙庙副本。

    那就好好玩一下“乌盆案”的普通难度吧。

    仔细回忆简易难度的情形,耿一耿二确实有些战斗力,但有六公差在旁,普通难度也应该能通过。

    问题是,参照水浒的前几幕,到了困难难度,只怕系统就要自己独自去抓凶手了吧?

    所以普通难度,通关不见得是好事。

    一直留在普通难度下,每天刷耿家兄弟,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李伟反而放松了。

    “这一幕不必强求通关,试验些好玩的东西算了。”李伟笑道。

    李伟的打算很好,但计划没有变化快,普通难度下,出现了两条新的奖励项目。

    正面任务中,多了一个“击败窑神(七品奖励)”。

    反面任务中,多了一个“杀死张别古(九品奖励)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搞错,这算什么版本啊!”李伟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前面过,乌盆记有很多版本。

    各版本的杀人者和被杀者,名字都不同,但这还只是次要的。

    有些版本之间的剧情都有很大不同。

    窑神和张别古出现,是元杂剧版本,这个版本中,发现乌盆冤情的是老者张别古。

    公差发现乌盆冤情,则是明代版本。

    清代《三侠五义》,有张别古而无窑神。

    李伟已经不知道剧情会怎么发展了。

    进入副本后,开始的剧情,还是跟简易难度下相同,但李伟隐约感觉到不对。

    不等董超薛霸出现,李伟提前向街道尽头跑去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卖盆贩所在的大概位置。

    刚刚望见那贩,就看见一个老汉在担子面前蹲下:“这乌盆怎么卖?”

    贩有气无力地道:“三十铜钱。”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了,这是个烧坏的盆,十文钱还差不多。”老汉摇头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三个公差追着被风刮跑的公文,向这边跑来。

    李伟心念电转,赶紧两步,朝贩喊了一声:“三十铜钱我要了!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贩欢喜地叫道。

    老汉看着李伟,跺跺脚,实话,三十铜钱是挺便宜的,早知道就不讲价了。

    李伟看不到老汉的名字,但他知道,这就是“张别古”。

    各版本的区别就在于,是公差还是这老头买下的乌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用杀你了。”李伟朝老汉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npc没听懂。

    反面任务中出现“杀死张别古”一项,很可能就是提示玩家,可以杀死张别古,夺得乌盆,从而掌握整个剧情。

    李伟抢先买下这盆,也就没张别古的事了。

    这时那纸公文飘飘荡荡,正落在李伟手中乌盆上。

    潘成跑过来,抓住公文,好半天才缓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这盆真丑,五十文转卖给我吧。”潘成忽然看到了乌盆。

    李伟哈了一声。

    想不到系统还给自己一个赚钱的机会。

    如果每次进这副本都赚二十文差价,倒也是一笔收入呢。

    “不卖。”李伟呵呵道。

    公差和张别古都没和李伟纠缠,各自走了。

    李伟再问贩,确认了耿家的地址。

    系统倒是挺贼,这次的地址和简易难度时不同,看来是随机设定的,可能以后每次进来,都要跟贩打听一次。

    拿着乌盆上下打量,渐渐地,李伟后悔了。

    只凭自己的力量,能打过普通难度下的耿家兄弟吗?

    普通难度下,每个凶手是双份的九品奖励,参照“野猪林”中董超薛霸的战力,李伟自认是打不赢的。

    之前能拿下普通难度下的董超薛霸,那是有冤魂相助。

    看来想通关的话,还得带乌盆去找包大人。

    绕了一圈,这不是白白给自己找麻烦吗,早知道就卖给潘成了。

    首先还是要把这个盆儿鬼叫出来,李伟找个偏僻的地方叫了几声,却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回想好几个版本中,买盆的人都是准备朝盆里便的时候,冤鬼出声的。

    李伟做不来那个动作,只能到河边舀水。

    果然,水一进盆,乌盆就叫了起来:“不要灌我!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李伟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杨宗富,本福州人士……”冤魂开始叙述。

    李伟听了一下,都是按剧情来的,也不多什么,就带着盆回到街上。

    这冤魂进衙门,先要满足两个条件,李伟也不打算多跑路,就在街边先买了一套衣服。

    “嗯,我倒想起来,你知道哪里有‘广南香’卖?”李伟站住脚步。

    冤魂道:“鬼魂对香最是敏感,我闻到了,左边第七家,有好香出售。”

    李伟原本是碰运气问一句,想不到真有,不由大喜。

    来到那香烛铺子,店家只有一柱“广南香”,卖一两银子。

    汴梁城商铺里的普通香,只要十文钱,这九品香贵了十倍。

    李伟倒也舍得,买了这柱香,再买了全套祭神的物品,然后来到县衙门口。

    和门口的差役对话,包公的手下都很清廉,也不要什么贿赂,就让李伟去击鼓鸣冤。

    击鼓之后,李伟就在门口祭拜门神,请他们让冤魂通过。

    系统提示:“门神仙缘+1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