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: 密码: 注册

第四百五十六章 卷帘大将

    李伟一直刷副本刷到十一点半,又回庄园让孟康处理了一块桃木,才进主剧情看看。

    流沙河的景象,让李伟惊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无边的河面上,飘浮着无数的枯木、布料,就像是刚刚经过了一场大海啸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李伟不由得问旁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水的密度提升,以前沉下去那些东西,渐渐浮上来了呗。”对方一边答,一边跑向石盘陀。

    石盘陀正指挥玩家们,将石头和草木往河里扔。

    几万人找材料,硬生生将流沙河的边缘填了一小块土地出来。

    而草木也能浮在河上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一下,流沙河其实更应该称为一个大湖。

    世上哪有八百里宽的江河啊,尤其是内陆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流沙河的原型之一是沙海,这也是相对静止的。

    所以流沙河其实没什么流动性,玩家扔下去的盐,很快就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随便说说,居然真有效啊。”李伟笑道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系统不可能让玩家真的困在这里。

    只要有人能想出稍稍靠点谱的办法,系统就会提供方便。

    李伟把自己收购的高品盐,也扔到水中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巧合,马上就有几块沉船残骸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“大家砍到木材,可以交到我这边来,我教大家造船!”李大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会造船?”李伟惊讶地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从小生长在泾河岸边,多少见过别人造船吧,我这位随从还是船工出身。”李大安拍拍随从的肩膀。

    虽然听上去不是很可靠的样子,但这又不是出海远航,就算靠个木筏子皮筏子也能过吧。

    李伟从身上找了几块从副本刚得到的木材交给李大安,系统提示:“你和部下暂时或得造船术LV0。”

    原来只是暂时,看来系统不想让这门技术轻易流传开来。

    李伟正打算收购一些木材,却听一声暴喝响起。

    沙和尚踩着水,领着大批妖族玩家,冲上岸来。

    “混蛋,放这么多盐,想咸死本将军么!”沙和尚一路砍杀,三阵营玩家和小白龙匆忙迎战。

    然而,沙和尚击飞数百玩家,眼看离玄奘不到百步。

    “召唤树妖长眉!张柬之筑堤!”李伟及时赶到,为本方争取到宝贵的时间。

    唐僧在一群随从的护送下,连忙转移。

    “轰!”树妖被杀,大堤被破,李伟与沙和尚正面相对。

    “桃木杖?蟠桃树干所制!”沙和尚猛然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李伟看着他那张蓝色的脸,微笑点头:“四品的蟠桃树干,不过孟康的手艺有点差,只造出六品桃木杖。”

    虽然在笑,心里可是滴血啊。

    四品材料产出六品装备,简直是在犯罪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沙和尚的恐惧,还有属性上受到的削弱,李伟觉得还是值了。

    参沙神副本里,苗从善的方法,对沙和尚果然适用。

    玩家们对沙和尚的围攻开始。

    “沙和尚好弱啊!”

    “感觉只比熊山君的水平高一线吧?”

    “跟白龙马差不多的样子!”

    “很不错了,给皇帝卷帘子,宫女一样的地位而已!”

    李伟听着玩家们的议论,感觉对沙和尚有些抱歉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桃木杖的压制,沙和尚原本是与猪八戒相近的战力吧。

    “我就想不通,一个卷帘的家伙,原著里怎么会跟天蓬元帅打得难分难解,尤其是水战方面,那是老猪的强项!”魔缘道天高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猪八戒放水呗!”灌水巨婴笑道。

    李伟看着这些兄弟们,心想不给他们说清楚,他们还真以为沙和尚是鱼腩啊?

    “如果说猪八戒放水,那木叉也放水?木叉与沙和尚也是斗个不分胜负的。”龙华三会的声音响起,离得很近,像是专门到李伟身边来说的。

    “龙华先生给科普一下呗?”一些辅助职业的玩家离得远,打起来也放松得多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历史上最有名的卷帘是谁?安禄山!”龙华三会提高音量,“唐明皇让他卷帘,那是一种荣誉!”

    云飞扬笑道:“说不定安禄山觉得是受到侮辱,才反叛的呢?”

    龙华三会哼道:“研究历史要严谨,不能空想,我再继续说吧,《明史》、《明实录》中,卷帘将军仅见于皇帝登基和太子受封的大型典礼上,应该是临时的职位,我认为,在那种仪式上,有资格卷帘的,都是朝廷重臣!”

    玩家们纷纷哦着,算是涨了点知识。

    云飞扬一向看不惯龙华三会,继续抬扛:“你说了历史要严谨,但你还是猜的,没证据,我看这种卷帘的任务,跟现在重要仪式上升国旗差不多,难道升旗手都是上将军衔不成?”

    “听上去,你比我还专业,那不妨说说你的‘考据’?”龙华三会不屑地看了云飞扬一眼,又转向李伟:“或许,李茶德先生,有更重要的发现?”

    李伟愣了一下:“从史料来讲,我也只知道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龙华三会这是有意的吧,把百度上能搜到的东西一下子讲完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谦虚,当然,如果李先生觉得某些独家资料,说出来会影响自己的游戏收益,那我可以理解。”龙华三会微笑。

    “人家知道的东西,为什么一定要跟你分享。”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,却是商弦楚清,游戏中第一女术士。

    龙华三会皱眉,还想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李伟笑了:“其实没什么,西游记是小说,所以不能光从史料上分析,还要看看同期的文艺作品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马灵官华光的一个宝号,就是卷帘大将军,傀儡戏西游记里有‘卷帘邓化’,邓化是雷部五元帅之首,西游记也出现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《韩湘子全传》中,韩愈是左卷帘大将军下凡,《黄氏女宝卷》中,赵令方也是卷帘将,而且还跟普贤菩萨的转世身黄桂香结为夫妻,下一关卷帘将还要跟普贤见面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真正在西游记成书以前,可能对西游记造成直接影响的,应该还是杂剧《贺万寿五龙朝圣》,那部戏里,水官大帝殿前的卷帘大将军,代表水官大帝安排各种重大事件,作为宫廷贺寿戏,对卷帘大将军的地位应该不会搞错。”

    李伟一口气说完,指挥部下的却是完全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对普通人来说,卷帘大将可能是很冷门的东西,早年甚至很多人以为是作者的幽默笔法,卷帘的内侍都能封将军了,是不是在影射朝廷。

    但李伟确实见过太多,还有些次要材料都懒得提了。

    其实真要说明沙和尚在天庭的地位,原著中“只因官拜大将军”一句,就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将军、大将很常见,但“大将军”,可不是一般军官敢自称的。

    整个明朝,仅有徐达这一位大将军!

    沙僧还有这种自我介绍:“南天门里我为尊,灵霄殿前吾称上。”

    这种话,李天王都不一定敢讲吧!

    龙华三会许久不说话,无数玩家叫着涨知识。

    “有趣,那么,地位这样高的一位卷帘大将,何以因为失手打破一个酒杯,就被贬下凡呢?”九州会长上穷碧落,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。

    李伟点头:“这个事件,阴谋论者很喜欢研究,不过我想说,虽然提到是在蟠桃宴上,但不管原文中的‘玉玻璃’还是‘玻璃盏’,都不能确定是酒杯,因为黄风怪那一章,貂鼠就是偷琉璃盏中的灯油,所以如果沙和尚带酒打翻如来送上的油灯,或者打碎某种礼器,确属重罪。”

    卷帘大将,按明朝史料,确实是重大典礼上才会设立的,所以沙和尚的罪不在于打碎了什么,而在于犯错的时间。

    上穷碧落哦了一声:“但我还是认为,作者在这里,有很深的影射含义,可惜至今没人研究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伟笑了:“影射是有可能,不过也可能只是引用历史典故。”

    “历史上有人打碎过琉璃盏?”许多人精神都是一振。

    琉璃盏这个事件,也算是分析西游记秘密的一个热点了。

    李伟嗯道:“对古代文人来说,这几件事都有很名的,最早是唐代裴行俭的手下打碎玛瑙盘,宋代又有司马光和韩琦小吏打碎琉璃盏的故事,虽然这些器皿都是珍贵之物,但三位高官皆是一笑置之,所以留下‘不罪碎玉吏’、‘不罪碎盏烧须人’的典故,以劝勉人主宽容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卷帘大将不打碎别的,偏偏打破琉璃盏,就是为了使用一下典故,让大家能联想到更多东西,顺便展示作者的知识?”上穷碧落目光闪动。

    玩家们一边听李伟讲故事,一边打沙和尚,时间完全不觉得漫长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,咱们真要杀了沙僧?以后取经就少了三师弟?”终于,有越来越多的人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沙和尚的样子,不像会改变主意投降的啊?”

    “你说取经路上,白龙马这样,猪八戒这样,沙和尚也这样,都不问清楚就打,怪不怪?”

    “当然怪了,别的任何一处妖怪,情报不知多灵通,早早就知道来的是唐朝取经人,而且还知道吃他的肉是大补,就这几个徒弟,啥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他们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北堂无忌的声音忽然从空中响起:“这些人,之所以被贬在取经路上,就因为他们是反对佛经东传的最死硬份子。”

    大家惊讶地抬头。

    北堂无忌缓缓道:“天庭与佛宗达成协议,派这几个人戴罪立功,他们当然不满,不敢公然反对,就装做什么都不知道,闷着头先打一架再说,看能不能除掉唐僧。”

    玩家议论纷纷,有信也有不信的。

    李伟也有些意外,看来取经的一些内幕,不止自己一个人从NPC那儿得知啊。

    北堂无忌或许没赶上那次宫廷之变,但凭他任务流高手的本事,这么久也该打听到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分析得很符合李伟想法。

    观音受命往长安寻找取经人时,沿途经过那么多地方,只有沙和尚、猪八戒跳出来拦截,这俩根本就是愤青啊。

    而沙僧更是明显,之前吃了不知多少取经人,光是头颅不沉的高僧就有九个,他是道家最坚定的捍卫者,死守第一线。

    黑熊精虽然没拦路,但他使用的是另一条路线,教金池禅师丹道,还在西域培养出凌虚子和白花蛇精两位道友,属于和平演变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猪八戒迟迟不肯过来,他怎么会真心与沙和尚为敌呢?他们本是战友。”李伟突然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天蓬元帅和卷帘大将,都是天庭的重要人物,想想孙悟空一个弼马温,天庭的官员几乎都能认个遍,怎么这几位在地上装做不认识的?

    尤其沙和尚当面介绍了一长串自己的出身,卷帘将军的身份也讲了两次,猪八戒故意装没听见,也没叙旧啥的,直接抓住沙和尚几句话的毛病就干上了。

    都是假打啊。

    所以,有猪和沙这两个无间道在里面,取经队伍才要走十四年那么久啊。

    佛教东传是大势所趋,也是上面的意思,没办法破坏,就只能拖延了。

    当然能破坏是最好!

    包括猴子,其实也不是那么热心的,取经路上,很多手段他都只偶尔使用一次。

    七十二变,不管变虫钻肚子,还是千百个分身,或者法天象地,哪一个不是杀手锏?

    人家就是不爱用!

    所谓唐僧凡胎不能驾云,明显是拖诿之词。

    说唐僧需要经历八十一难才能成正果,那多简单,直接把他带到妖怪面前也能受难,何必路上慢慢磨蹭?

    走路也是修行?那为啥又骑马?

    “阴谋论啊,阴谋论。”李伟无奈地叹气。

    谁让西游记作者那么“不争气”,留下一堆BUG,让后世玩家可以有这么多解读的点呢。

    “血量只剩一亿了!”玩家们鼓噪起来。

    越临近完工,所有人的心情越紧张。

    沙和尚的命运,究竟如何?

    每人瓜分一只卷帘大将的分身?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几声长笑响起:“听说这里有功德可以捡?”

    猪八戒、通天大圣、黑熊精,同时落下云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BOSS也抢功的?”玩家们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卷帘,算了,跟我们一起,去西天取经,看看西天老佛究竟有些什么秘籍吧。”黑熊精叹道。

    猪八戒转头一瞪眼:“你这熊罴,怎么说话呢,应该说,看看西方的妇人们,怎么个美法!”

    通天大圣眨眨眼:“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认识那水怪?”老熊和老猪同时摇头。

    --(~^~)